抗癌明星曾广举:我治愈癌症的秘籍

2016-07-27浏览:2281次
1989年5月5日清晨,鸟语花香。穿过长长的走廊,曾广举听到两个清洁工在谈论着当天的菜价,一个病人在高声评论着足球。“生活并没有结束!”在进入手术室的瞬间,他偷偷地告诉自己。手术长达8个小时,右肺被切除了2/3,还进行了细致的淋巴结清扫。


这是一场硬仗,丧失机会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老伴拿着诊断书颤巍巍地扶着楼梯往下走的样子,曾广举就全明白了。由于有前一次的经验,曾广举没有乱方寸。但一想到这次与上次有着本质的不同,他也绷紧了神经。在回家的路上,他想到了很多。一个执着的信念始终缠绕在脑际,那就是不能死!不能让两个行将高中毕业的孩子失去父爱,不能把千斤重担压在妻子身 上!劳累了大半辈子,就这样死了?不甘心!

 

“恐惧与伤心都于事无补!面对这场恶战,我想到的都是自己的优越条件,看到的都是希望。堂哥患肠癌已经20多年了,堂弟患鼻咽癌也近5年了,他们能活下来,我为什么不能?况且,我有公费医疗,两个哥哥还是医学专家,兄弟姐妹都会支持我,我怕什么?这样自问下去,我恢复了理智。那时,我就觉得我行!不就受苦吗?来吧!”

 

目标很明确:抓住时机,速战速决

手术前夜,医生给曾广举开了安眠药。因为按照经验,多数病人因恐惧而失眠,体力透支,对手术极为不利。而曾广举像往常一样吃了晚饭,完成术前清肠工作后,早早地躺到了床上,心平气和地入睡了。早上醒来,看看床头的安眠药,曾广举笑了。

 

1989年5月5日清晨,鸟语花香。穿过长长的走廊,曾广举听到两个清洁工在谈论着当天的菜价,一个病人在高声评论着足球。“生活并没有结束!”在进入手术室的瞬间,他偷偷地告诉自己。手术长达8个小时,右肺被切除了2/3,还进行了细致的淋巴结清扫。

 

然而,术后,癌细胞大规模转移至胸壁,病灶为195px×112.5px, 伴纵隔淋巴结转移,属晚期。由于侵犯范围较广,不宜手术切除,只能做姑息性化疗。他的妻子向医生询问预后,医生低调回答:“经治疗,最多也只能活三年。”曾广举却丝毫没有放弃。在朋友的帮助下,他转到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接受门诊化疗。每次化疗间歇期间,他都住进白云山脚的广州康复中心,做辅助治疗。这是 一次生死拉锯战,曾广举的身体极度虚弱。每次化疗后,转氨酶含量居高不下,白血球降至 1350。 极易出现交叉感染,需做好隔离防范。头发掉光了,四肢被扎得青黑一片,血脉模糊,难以辨认,使扎针十分困难。有一次,小护士把四肢扎遍也没找准血管,又羞愧又心痛,竟然偷偷地抹起泪来。曾广举硬是没喊半句疼,只是一再鼓励小护士:“别怕,再来!”最后,针头从小指尾节扎了进去。十指连心,其痛可想而知,曾 广举忍痛挺了过来。药一进入体内,无休止的呕吐就来了。化疗头一天持续8个小时,从下午5时呕到凌晨1时,五脏六腑里翻江倒海,全是黄胆水,那阵势像是要把灵魂也呕出来。

 

那段时间,亲情给了曾广举最大的安慰。

在高三复读的大儿子不得不休学来照顾他,却没有让高考前夕的弟弟分一点心。小儿子高考时发烧,也坚持着,考上了大学,使他十分欣慰。妻子的关怀照顾更是无微不至,给他增添了无穷的力量。懂事的大儿子还找来许多书刊给父亲看,其中有一篇文章影响了曾广举的后半生。那篇叫做 《生的意志》的文章讲述了前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一个普通士兵的故事。这位士兵受了重伤,他爬了两天两夜回到了营地。医生给他把了一下脉,摇摇头,吩咐人把他抬了出去。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奄奄一息的士兵又爬了回来,而且还一点一点往手术台边挪动。医生被感动了,放下其他病号对他进行全力抢救。奇迹总在绝望中 诞生,士兵截肢后获救了。他紧握着医生的手表示感谢。医生却说:“是你自己救了自己!”这个故事给曾广举很大的启示,从而形成了他“主动抗癌”的新理念。

 

此理念的核心是“以攻代守,主动出击”,要保持旺盛的求生欲,主动配合治疗,积极寻找康复路径。在广州市康复中心的两年里,曾广举一直坚持中药调理,及时调整心态,合理调控饮食,适当进行体育锻炼,保证充足的睡眠等自然疗法多管齐下。中医讲三分治七分养,药物起辅助作用,关键是提高自身免疫力。他选择住在医 院最边缘处的简易病房,既省钱又悠闲。旁边是个养鸡场,对面是菜园子和池塘,鸡叫狗叫青蛙叫声声入耳,蚂蚁蚱蜢野耗子生生不息。曾广举却乐在其中,读点闲书,泡壶清茶,听听音乐,调调京腔,偶发兴致也挥几笔寸管,泼两下山水什么的,俨然一位息事隐客。1990年除夕,他一人在这间“陋室”里看万家灯火,听百里来音,虽然孤寂却别有乐趣。1991年 除夕,他回家吃了团圆饭又步行回医院。沿途狗叫声此起彼伏,演奏着一曲曲高亢的乐章,越走胆越壮。回到医院后,简单洗漱,便倒头呼呼大睡。就这样顺天应道,调和内里,曾广举康复得很快。在体力有所恢复后,他就坚持体育锻炼,练太极、气功。他还在医院免费开办了舞蹈学习班,教大家太极拳、剑和交谊舞,还从 病友那里学了点国标舞。曾广举发觉,跳国标舞需要调动全身组织,成效远比气功、太极来得快而且好。他因此萌发了要跳出一流国标舞的念头,这无疑又是一次挑战。曾广举勤奋好学、敬业精神再次得到充分的发挥,不过,这次是冲着保命来的。

 

“半路出家”,他却跳出了国际标准


1992年1月,56岁的曾广举康复出院。他给自己定下目标:成为国际规范化的国标舞业余舞者,取得国标舞教师国际资格认证。“有人说那是年轻人的事情,我觉得很诧异。要论年轻,我最有资格。我刚重生,才1岁哩!”

 

为了起步就高起点,曾广举遍访名师。先后拜到国标舞全国冠军高毅强、林小玉夫妇,马骏、黄蕊门下5年,又师从中国首次荣获世界国标舞大赛拉丁舞前6名的尹卫东、龙卫敏和国标舞国际级明师温亮富,系统学习了摩登舞(包括华尔兹、维也纳、探戈、快步、狐步)和拉丁舞(包括伦巴、恰恰、森巴、牛仔、斗牛),练就了深厚的基本功。

 

曾广举刚劲有力的舞姿开始频频出现在赛场和荧屏上,先后荣获了白云区“矿泉杯”国标舞大赛摩登舞第2名、拉丁舞第3名;广州企业国标舞“电信杯”摩登舞组三等奖;广东“中顺杯”国标舞大赛第五名等奖项。在IDTA英国国标舞教师资格认证考试中,曾广举一口气拿下了摩登舞银牌和拉丁舞铜牌,是广州市首批取得国标舞国际认证者同龄人中奖牌最多的一位。那年他正值花甲之年,而观众们、评委们甚至是他的教练和舞伴们均不知道他曾是个晚期癌症患者!

 

时年69岁 的曾广举依然精神矍铄,容光焕发。他免费为广州、深圳多家医院、学校、工厂办国标舞学习班,例如为深圳沙井镇医院、中山二医等医院的医护人员和癌友教授国标舞,深受欢迎,被誉为“快乐天使”。由他编导、培训的深圳沙井国标舞队在深圳首届“横岗杯”国标舞大赛中,荣获团体第2名。他策划成立了红百合艺术团,并亲任团长,为广东粤剧、国标舞、合唱等事业作出了贡献。

 

闲时仍不忘研习书画,钻读医学、心理学、哲学和社会科学乃至饮食、旅游、气功之类书籍,而他自己编著的《话说癌症康复》一书也即将出版。曾广举已经用行动和成就论证了癌症并不是不可治愈的以及癌症病人完全可以自强求生的道理,并且继续用他的行动论证着……


网站编辑:谢小妹
标签: 抗癌   曾广举   肺癌  
最新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