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口述:我们赶上了一个很糟的时代

2018-01-17浏览:1517次
自2017年末爆发的流感大流行使医院儿科变成“重灾区”。1月9日,天津海河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集体病倒,导致该院儿科停诊,引起舆论关注。事实上,海河医院的停诊绝非孤立,每年一度的儿科疾病高发期,对中国的所有儿科医生,都是巨大考验。

自2017年末爆发的流感大流行使医院儿科变成“重灾区”。1月9日,天津海河医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集体病倒,导致该院儿科停诊,引起舆论关注。事实上,海河医院的停诊绝非孤立,每年一度的儿科疾病高发期,对中国的所有儿科医生,都是巨大考验。

吕侠(化名),一名毕业不到2年的医学院毕业生,向我们讲述了她作为一名普通儿科医生曾经的骄傲、遭遇的现实,以及坚持和希望。

王牌专业的落差

2009年,当我高中毕业,进入医学院攻读儿科专业时,我是很开心的。我读的是7年本硕连读,我们学校的儿科专业也是全国重点学科,收分很高。我家在重庆东北端一个经济不太发达的山区县,高中是县城最好的,我的高考分数比一本线高大概60分左右。

我的志愿是在高中老师的建议下填的,我对大学的专业并不了解,只知道学校离家近,专业在全国的排名也很靠前,收分高,就业也很好。不知道是不是身在小县城的原因,当时我们班上起码有5个以上的同学进了医学院。

我们专业最开始有110人,女生占了90人左右,生源大多来自本省和邻近地区。大一大二的时候大家都挺骄傲的,因为入学分数高,又顶着王牌专业的名头。

大学的前5年,我们和大临床专业的同学一起上课,最后2年实习时才去儿童医院,学习临床操作。儿童和大人的疾病谱系很不一样,以我所在的心内科为例,这个科室负责的成人患者一般都是心律失常、心衰,儿童则大多是先天性心脏病、房缺、室缺等。

在真正进入儿科,开始和患者打交道后,我们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因为发现我们处在鄙视链底端,原因后面再说。毕业时,我们的就业情况的确非常好,在我们市里,一个普通的医学博士也很难进入当地大型三甲医院。唯独儿科,因为实在太缺人了,所有医院都缺,除了全国排名最靠前的几家医院,我们基本上可以进任何想进的医院。

但我没留在学校所在的市,因为2015年卫计委出台了《关于开展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住院医师规培后再加2-4年专科规培”,对我们来说就相当于要在7年学校教育后,再进行2年住院培训,再加3年儿科专业规培。学校所在的市作为试点地区,我们的选择就变成了要么去区县医院,要么继续在主城区三甲医院参加漫长的规培。

最后我去了西北一家市级儿童医院,工作一年半以后,再回头,想起曾有一些师哥师姐做出过一些惊人的举动,比如到大二了还会退学重新高考,或者放弃七年本硕连读,自动降格到5年转而考取其它专业或学校,不但可以理解,简直可堪膜拜。

儿科医生的收入和工作

儿科不赚钱,这可能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我是在工作之后才慢慢了解的,读书的时候大家关心的还是课业和手艺。我们的工资是按基本工资加绩效的模式,基本工资就是一般的事业编制底薪,儿科医生与其他医生的差距差距主要体现在绩效工资上。

我现在的底薪是2000多元,绩效工资的计算项目五花八门。我的上班时间经常是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九点,上夜班时24小时连续工作也有过,绩效工资在4000到6000之间。这对一个刚刚毕业一年半的儿科医生来说,已经是比较高的水平了。夜班费是30元,最近还有传闻说这30元要取消,我经常想,如果我能出30元雇个人帮我上夜班就好了。

收入低的原因我也不能说得很透彻,我的理解,一是儿童的用药限制很大,用药量也远比成人小,检查项目也少,这就导致儿科的收入比普通医院少。很多综合医院,别的科室都在创收,唯独儿科在消耗资源,导致儿科医生也不受待见。

除了药品和检查费用,医生的收入还应该来自我们的智力定价,也就是诊疗费,以我现在所在的这家医院来说,专家最高的门诊费是40元左右,跟其他专业同级别的专家收入差距也很大,不过中国的医生诊疗费都不高。

另外,成年人一般都是身体扛不住了才往医院走,儿童却往往有个风吹草动,家长就往医院送。并且很多家长迷信大医院,比如流感发热,正常三五天就退烧了,但家长不放心,在小医院看了,过两天还往大医院送,送到时就退烧了,其实是正常病程,但他们认为是大医院的功劳。这些也是对医疗资源的浪费。

我当时选择这家医院,一是因为离家相对较近,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每周可以休息一天,这在当时招聘的医院里几乎是巨大的优势,很少有儿科医院或者儿科诊室敢保证医生的休息时间。

当然,我们这里仍然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任何人休假了,都无人能顶岗,所以工作一年半以来,我完全没有法定节假日的概念,去年过年也是父母来陪我的。

每年到春冬儿科疾病高发期,就会像打仗一样。去年 1月份,我在感染科轮岗,当时也处在流感高发期,平时用来收呼吸科疾病的科室都用来收流感病人了,5个一线医生需要管70个病人,我当时才到医院半年多,最多时也要管理6个病人,都是重症患者。自己感染上流感还继续上班,这在我们那里是很平常的事情,我也遇到过。

上面说了我们需要上夜班,上夜班一般除了照管住院病人,也收治新的重病患者病人。一般上夜班的白天当天,我要先处理自己的病人,处理完一般就到12点了,赶紧回家休息到下午6点去接班,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交班,交完班后还要继续处理自己的病人,一般也会处理到中午12点才能回家休息。对我来说,运气好的话,夜班后半夜不用收病人,能够安稳睡上3个小时以上,就很满足了。我的生活基本完全围绕着医院和病人。

儿科医生和家长

儿科病房和成人病房最大的不同,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家长。每个小朋友都有很多家长,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七大姑八大姨,他们经常会分别跑来找医生探听小朋友的病况,你永远都不知道还有哪位亲戚在热切地关爱着你的病人。

除了看病,有时候还需要处理一些突发状况。前段时间我值夜班,早上五点被护士急匆匆叫醒,我还以为是病人有突发状况,需要急救,赶到病房一看,是一对夫妻在病房里吵架了。

那是一对相亲认识三个月就结婚的夫妻,妻子怀孕后就辞职回家生孩子了。孩子生下来被发现有先天性心脏病,今年冬天又患上肺炎,正在我们医院住院。这家人的经济状况看起来不是很好,孩子生病也花了不少钱,关系似乎一直不太好。

我被叫醒那天凌晨,两个人又在医院里吵闹起来,妻子抱着孩子要走,要离婚,丈夫又吼又叫,整个病房的孩子都被吵醒哭闹起来。那个场面,真的,头皮都麻了,护士让我去劝劝,我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

也碰到过闹事的家长,是在感染科轮岗时,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在幼儿园入学体检时查出肝功能异常,来到我们医院。孩子还没有表现出明显的病症。这个年龄段肝功能异常原因很多,所以做了多项常规检查,最后综合结果显示,80%可能是肝豆状核变性,但要确诊,还需要做基因检测。

当时我去向家长说明,家长立刻就炸了,认为已经花了几千块检查费,还没确诊,我们医生也太黑了。我跟他解释,基因检查的费用比较高,一般不作为常规检查,况且肝功能异常的情形很复杂,也有可能是多种疾病,所以需要全面筛查。但这位家长不太能理解,去跟我们主任谈判,谈着谈着变成了医院给孩子造成了巨大伤害,需要2万块赔偿,否则带人来砸我们医院。我们主任当时就录音了,当然,我们和他谈话时也录音了。

后来他到医务科去投诉我,不再提钱的事,而是要求开除我。等到医务科表示他们有录音后,这位家长又立刻给孩子办理了出院。当时所有人都很懵逼,不知道他的真实诉求。其实我自己受委屈也习惯了,但那个孩子太不幸了,如果确诊肝豆状核变性,需要在一家医院长期随访,因为是慢性病,虽然还未出现其它症状,但是随着病情发展,肝脏代谢异常,会出现什么严重后果,是很难预料的。这位家长来我们医院之前,已经去过一家医院了,不知道是不是跟那家医院的医生也闹翻了。那个孩子其实真的很乖,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学会随时录音,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习惯。上读大学时,老师就告诫过我们,不管家长亲自来还是打电话,在没有看到孩子之前,什么话都不要说,什么药也不要开。这位老师曾在上夜间急诊时,碰到过一位家长,抱着娃娃到医院,要求开退烧药,我们老师很想看一眼孩子,家长却犹犹豫豫,只说开退烧药。

老师觉得不对头了,一般家长带孩子看病,都很着急,恨不得赶紧把孩子送到医生面前,这位家长的态度肯定有问题。所以他就自己跑过去看,竟然发现婴儿已经没有呼吸了。就是从那时起,我对人心有了更深的了解。

其实不光我们会录音,现在患者也录音,双方都战战兢兢的。我们医院也失误过,造成患者损失的,这种家长有时候反而很明理,让我们非常内疚,也更谨慎。那种时候恨不得被家长打一顿,因为让孩子受罪了。

以前读书时,老师经常跟我们开玩笑说,医患关系虽然在恶化,总有触底反弹的那一天。也许吧,我也不知道。

以前我们也有师哥师姐毕业后转岗去非儿科科室的,但是现在不允许了,甚至还提倡内科医生转岗来儿科。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比如我们医院,转岗的学习时间是一年, 转岗医生需要在10多个科室里都轮岗一遍,等于每个科室学习一个月。一个月能学到什么?但是没办法,儿科医生太缺了。不能转岗,有些人就干脆辞职,我身边就有辞职去做医学科普的。

而且中国的医学毕业生选择很小,无论是要做出成绩,还是评职称,唯一的选择是去公立医院。所以看起来,我们这一代学儿科的医学毕业生真的赶上了一个很糟的时代。我倒没有想过转行之类的,还是希望在这一行做下去。

跟大多数女生一样,我还是很喜欢孩子的,尤其是那种甜甜地跟你打招呼,配合检查的孩子,心都化了。非要说是什么东西支撑着我,大概是不甘心吧,从高中毕业,进入这个领域已经快10年了,真的希望做出点东西来,真的希望这一行能够越来越好。 


网站编辑:谢小妹
标签: 儿科  
最新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