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西能有今日的成绩 真的要感谢一位中国科学家

2018-06-29浏览:1408次
然而,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梅西曾经罹患一种疾病,险些彻底葬送了他的足球生涯,这就是——侏儒症(Dwarfism)。因为「侏儒」这个词有一定歧视的成分,现在更多只叫这种疾病为矮小身材(short stature)。


阿根廷在最后时刻绝杀了尼日利亚,闯入本届世界杯的 16 强。

顿时,欢呼声此起彼伏,欢腾的情绪由比赛现场波及至朋友圈。

不可否认,梅西需要这场表演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尽管此前已经无数次证明过。

而无论你怎样评价梅西在本届世界杯上的表现,他惊人的天赋,各种耀眼的成绩,依然可以被称为足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

然而,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梅西曾经罹患一种疾病,险些彻底葬送了他的足球生涯,这就是——侏儒症(Dwarfism)。因为「侏儒」这个词有一定歧视的成分,现在更多只叫这种疾病为矮小身材(short stature)。


幼年时的梅西

侏儒症分为两种:

1.不成比例侏儒症(Disproportionate dwarfism),也就是身体各部分大小比例不协调,比如头很大四肢却短小。

2.成比例侏儒症(Proportionate dwarfism),也就是像一个缩小版的成人。

相对而言,梅西比较幸运,可以从他小时候的照片看出,梅西所患的疾病,属于成比例的类型,在 11 岁的时候,在这种类型中确诊为生长激素缺乏症 (Growth hormone deficiency, GHD),如不加以干预,很可能未来的身高不会超过 150cm。


梅西8岁踢球时候的照片

而梅西能有今日的成绩,拯救他的是当然不是中国某品牌的超级奶……

而是因为一种药物的发现与生产——重组人生长激素(Human Growth Hormone,HGH)。因为这种药物的治疗,梅西现在的身高达到了 170cm。

所以他最应该感谢生长激素(GH)的发现者,一位出生在中国的美国科学家——李卓皓(Choh Hao Li)


腺垂体大师


李卓皓(1913~1987)

李卓皓, 1913 年生于广州,16 岁时从培英中学毕业,考上了南京金陵大学(今南京大学前身)化学系。1935 年前往美国攻读博士,之后分别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ley)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工作。

李教授花了 32 年的时间投身于生长激素的研究:从发现、提纯、鉴定、测序、阐明化学结构,一直到 1970 年人工合成了生长激素——这个有 256 个氨基酸的蛋白质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人工合成蛋白质。

从此以后,用基因组合成、商业生产、直到临床应用造福于广大患者,都是靠他卓越的基础研究工作。

生长激素是一种垂体分泌的激素,在肝转化为胰岛素样生长因子 I(IGF-I,同样由李卓皓教授发现与纯化),进而促进一系列骨的合成代谢,在生长发育期骨骺(hóu)闭合前应用,可以使生长加速,最终获得身高的增加。

生长激素本质上是一种多肽,属于蛋白类激素。但在 1938 年,蛋白质化学还处于婴儿期,几乎没有成熟的蛋白质提纯技术。

同时,对李教授来说,要萃取分离出人体生长激素是十分困难的,困难之处主要在于两点:一来,垂体中激素含量极微量,提纯十分艰难,二来,脑垂体分泌的激素众多、成分复杂。

但李教授没有轻易放弃,他收集并搅碎了数以千计的牛脑,根据不同的蛋白质有着不同的分子量,而不同的分子量意味着不同的电泳速度和沉淀条件,运用当时有限的分离手段,终于在 40 年代早期成功分离出了促黄体激素(LH)。

LH 的成功分离给了李教授极大的鼓舞, 进而在 1956 年发表了《人类和猿猴生长激素的分离方法及性质》(Preparation and properties of growth hormone from human and monkey pituitary glands)一文,在文中阐述了生长激素的作用,并且指出,生长激素对患有侏儒症的儿童有一定的治疗效果。

从那以后,李教授开始尝试着用人工方法合成生长激素,并成功解锁了人工合成激素的方法:当时人们发现,有些激素,不管怎么提纯,总是会有一些功能重叠,李教授认为,不同激素之间的重叠的功能,说明不同激素之间,可能存在某些共有结构。而此后证明,这些共有结构,正是人工合成激素的关键。

1970 年,李教授确定了人体生长激素的结构,开始了合成了生长激素的尝试,并很快成功,为大规模生产生长激素奠定了基础。

激素方面的卓越成就让李教授蜚声国际,曾获得有「美国诺贝尔奖」之称的 Lasker 基础医学奖,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腺垂体大师」,甚至至少两次被诺贝尔奖提名,只可惜他活得不够久没能等到拿奖的那一天,于 1987 年去世,享年 74 岁。

不是谁都是幸运儿

FDA 在 2003 年批准人生长激素的临床应用,对于生长激素缺乏症的患者效果非常好,而且副作用很少。

但是生长激素的应用频率最少也要每周注射,注射频率的增加可以提高疗效,通常治疗的周期要持续数年之久。

而这种治疗的背后是大笔金钱的支持,因此每名患者每年的治疗费用可以高达6万美元(¥39 万)。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新闻:


梅西也是因为巴塞罗那俱乐部支付了高昂的治疗费用,才得以进行完整的治疗程序,每个月都要花费高达 $1500 (¥9753)。

相较而言,另一位我们熟知的名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热剧《权力的游戏》中小恶魔的扮演者 Peter Dinklage,他同样患有侏儒症。

而他患有的属于不成比例类型中的软骨发育不全 (Achondroplasia),这是一种遗传病,目前并没有非常好的治疗手段。

与你相关的是

1.不成比例的侏儒症发生一般会从出生后就有表现,这时就需要及时就诊。

2.成比例的侏儒症一般是在生长发育过程中才会逐渐出现,这就需要及时的监测。

如果低于 5% 的生长水平(这里指生长曲线里 5th 分位数,也就是在这个水平只有 5% 的人身高低于这条线),就需要及时就医进行进一步的检查;比如 11 岁的孩子,身高如果低于 133cm,就需要进行下一步检查。

最后,我们要再次感谢李卓皓教授伟大的发现,无论这次阿根廷队可以走多远,我们都会期待在绿茵场上继续观赏梅西的表演。



网站编辑:谢小妹
标签: 丁香园  
最新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