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有超过99%的疫苗是不需要用的???

网络整理2019-01-04浏览:939次
犬只伤人,那是肯定要打狂犬疫苗的,但经历了前段时间的疫苗事件,狂犬疫苗还能信吗?

这两天被杭州打击流浪犬的话题刷屏了,对于这种做法,网友们也是有支持,有抗议,众说纷纷。


犬只伤人,那是肯定要打狂犬疫苗的,但经历了前段时间的疫苗事件,狂犬疫苗还能信吗?也许至今还在大家脑海里回想着。比如,狂犬病的宣传在中国是一个巨大骗局,是疫苗公司与某些不良媒体以及所谓专家合作的成果!


这一观点来自部分自媒体,在朋友圈曾引发了不小的轰动,让人觉得中国人的很多疫苗接种存在阴谋,是医生或者官方宣传的误导结果。文中引经据典,对比各国狂犬病发病率和疫苗使用数量,得出了看似很客观的结论:在中国,有超过99%的疫苗是不需要用的。

疫苗浪费,是疾病预防的必然

那中国人打狂犬疫苗是不是真的太多了?答案是:并没有。


我们接种疫苗是为了以防万一,很可能其中接种的大部分疾病我们一生都不会遇到,因此可以说是“浪费”了;就像我们购买保险一样,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保险“被浪费”而不愿意有机会用到这份保险。


判断疫苗种是否浪费属于事后诸葛亮。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很难提前知道哪些人的哪些疾病不需要通过接种疫苗的方式来预防,除非是像天花这种在全球范围内被消灭的疾病,或者可以通过治疗来消灭的传染病(例如丙型肝炎),否则我们只能寄希望于疫苗。


而疫苗接种策略是针对大规模人群的,很难采用个体化方案,因此只能根据大部分人的情况制定防控策略,再重点关注特殊人群(例如妊娠期妇女、老年人、有基础疾病的人、具有先天性或者获得性免疫缺陷的人)。

因此,“超过99%的疫苗是不需要用的”,是一句正确的废话。


这种浪费,也不是只有中国才有的现象,发达国家同样存在。


比如在美国,虽然消除了通过家养动物传播的狂犬病,但通过野生动物尤其是蝙蝠传播的狂犬病一直是无法回避的问题。美国本土的49个州均发现了被狂犬病病毒感染的蝙蝠。1990~2016年间,在美国发生的52例人类狂犬病病例中,有48例是蝙蝠造成的。


所以美国的预防策略指出,当人认为自己可能与蝙蝠有接触时,就应考虑进行暴露后预防,比如曾进入有蝙蝠的房间而又无法明确到底有没有接触的时候,又或者睡醒后发现房间内有蝙蝠,但无法确定是否在睡眠中被蝙蝠抓咬过时,则建议接种疫苗。


然而这样的预防策略肯定会造成巨大的浪费。一项研究对该方法进行了评估,发现为预防1例与卧室中蝙蝠暴露(无明确身体接触)相关的狂犬病病例,需要接种疫苗的个体数量为31.4万~270万人,总花费为2.28亿~20亿美元。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都是巨大的浪费。


因此加拿大调整了疫苗接种策略,仅建议与蝙蝠有直接接触且无法确定是否存在抓咬伤的人进行预防。由此可见,即使是发达国家,也存在如何选择疫苗接种适用人群的问题。


狂犬病暴露后的预防,需要接种疫苗4针到5针,疫苗消耗量大,直接和间接成本都很高,如何选出真正需要接种疫苗的人群、减少不必要浪费,也是人们一直关注的焦点。但是由于狂犬病的特殊性,进一步优化接种策略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谁都不愿意承担风险,如果让一个本可以预防的疾病由于接种延误而造成悲剧,是谁都无法承受的压力。因此,有专家指出:考虑到狂犬病100%的病死率,决不能用经济指标来衡量值不值得

怎样检查是否患有狂犬病

(一)潜伏期:短则三天,长者二十几年,常见的是10—100天。这与个体抵抗力、咬伤程度、部位及动物带毒量有关。通常说来,咬得越重,咬伤部位越靠近头部或咬伤部位神经越丰富,则发病越快。 临床上病程分为三期,即前驱期、兴奋期和瘫痪期,但总病程不超过一周。而且目前尚无特效药治疗,也就是说,一旦发病死亡率100%。


(二)前驱期:头痛、倦怠、烦躁、低热、恐惧不安、食欲不振,对声、光、风等刺激敏感并且有窒息感。已经愈合的伤口周围感觉异常,如麻木、发痒、刺痛、蚁行感。


(三)兴奋期:极度恐惧,怕水、怕风、怕声、怕光。尤其是极端的恐水,甚至听到水的声音都会全身抽搐,因此狂犬病也叫恐水症。这是由于病人交感神经亢奋,喉头肌肉已痉挛,听到水声条件反射喝水而诱发全身神经兴奋、肌肉紧张。本期还表现心率加快,大汗淋漓,唾液大量分泌又不能咽下而从嘴角流出,喉舌肌肉痉挛痛苦发出呻吟声,有时象狗的呻叫声,再加之手指疼痛痉挛乱拍乱抓,所以传说狂犬病人象狗一样。


(四)瘫痪期:体力消耗怠尽,痉挛停止,全身瘫软。最终因呼吸肌麻痹,循环衰竭而死亡。

来源:网络整理


本文为网络转载,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如无意中侵犯作者的知识产权,请联系我们,本公众号将按政策规定及时进行相关处理。

网站编辑:罗锋
标签: 疫苗   狂犬疫苗  
最新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