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爱勤:病人为什么愿意不计成本挂号?

北京青年报2015-06-19浏览:2200次
医生心中的机器崇拜,外加过度的专业优越,听病人说“一箩筐”,啰里吧嗦,既不专业,也不条理,不如到检验大楼各实验室走一遭,疾病的因果谱系全出来了。传统的病史采集对话程序与视、触、叩、听的体查功夫全废了,继续下去,我看今后的30元号单也拉不回来了。

苏州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吴爱勤大夫的一番话,形象地刻画了当下医患关系中的“言说”状况。在他们医院有三个等级的挂号费标准,依次为5元、10元、30元,以适应不同经济阶层的需要,但病友来就诊都选择30元的号,是不是病人不计较成本?不是。一位老病友道出隐情:5元的号单,医生不让我多说话,10元的号单,医生不听我多说话,只有30元的号单才让我说话,也听我说话。看来,和谐医疗在“皆言”问题上还是“孔方兄”在作祟。


从心身医学的角度看,交谈即治疗,而且是很有效的治疗,病人尽情倾诉,不仅说明了病史,还是情绪的宣泄,是心理的减压,医生与病友充分交谈,不仅掌握了一手的病况,探明了疾病的启承转和,也在第一时间运用“语言”给病人以心理按摩,舒缓情绪和压力,为后续的药物、手术处置创造良好的心理预备。所以,洪昭光大夫一直提倡医生要有“三件宝”,药片、刀片、嘴唇片,缺一都不可。



当下的问题不是事理不明,而是别有隐情,造成一大批临床医生失语,连带着也让病人失语,双双“失语”,怎么会有医患之间的和谐景象呢?即使在今后的某一天,我们的“医疗口粮”充足了,也和谐不了。因此,要追求和谐医疗,先治疗医患间的“失语症”。


隐情是什么?一是医生心中的机器崇拜,外加过度的专业优越,听病人说“一箩筐”,啰里吧嗦,既不专业,也不条理,不如到检验大楼各实验室走一遭,疾病的因果谱系全出来了。传统的病史采集对话程序与视、触、叩、听的体查功夫全废了,继续下去,我看今后的30元号单也拉不回来了。对此,一些高年资大夫也很惋惜,在接诊时常常“怀旧”,令许多老年病友感觉到温暖。


网站编辑:sun
标签: 吴爱勤   苏州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   挂号  
最新跟贴